南市资讯
当前位置:南市资讯>时事>少女模仿短视频离世,互联网该给孩子什么?

少女模仿短视频离世,互联网该给孩子什么?

2019-10-25 10:55:10 来源:南市资讯

山东枣庄的两个小女孩模仿一段短片,用易拉罐做爆米花。他们被严重烧伤。其中一人遭受了96%的烧伤,在几天的抢救后死亡。视频出版商、已故女孩的家庭成员和整个社会都在激烈争论,关于自我媒体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学年前夕,山东枣庄13岁的哲哲和12岁的小余(Xiao Yu)在模仿了一段“爆米花易拉罐”的短片后被严重烧伤,并在网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哲哲最近不幸去世。小雨还在接受治疗。这不是未成年人第一次因为模仿短片和其他网络产品而遭遇安全事故。在此之前,Xi安的一名8岁男孩用一段恶搞视频“胶带”假释了他的弟弟,导致他6岁的弟弟绊倒并受伤,下巴缝了10针。超过2岁女孩的父亲未能通过模仿一段短片与她的孩子翻筋斗,导致孩子的头部落地并造成脊髓损伤。每当类似事件发生时,公众将讨论相关产品出版商和视频平台的责任。然而,在几起涉及短视频的小安全事件之后,仍然有大量的短视频对充斥网络的未成年人产生不利影响。

9月10日,被控发布视频短片的著名视频博客@ Office Xiao Ye在多个平台上发布了对此事件的回应,否认哲在模仿自己的视频,并表示,“这是我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刻”。

然而,哲哲的父亲反驳了这一说法,称孩子们在有生之年已经明确表示,他们模仿了@ Office Xiao Ye的短片,一些网民拿起了@ Office Xiao Ye的老故事:很久以前,消防部门有一封特别的私人信件指出了在高层办公楼使用明火的严重危害,并明确提醒类似的行为是非法的,但相关视频直到导致悲剧才下架。

@办公室小野收到成都公安消防队的一封私人信件警告,但该事件仅被制作人当作一个分享案例,高层办公楼使用明火的视频没有被清除。

"你还有机会穿过黑暗,但孩子不见了。"网民们是这么说的。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中国互联网人口已达8.54亿,其中26%是学生。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未成年人的学习、生活和娱乐活动中。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应该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互联网应该给他们带来什么?由于哲哲的死,这些问题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北京史静律师事务所徐浩表示,视频短片使用了高浓度酒精,这很危险。因此,视频出版商有义务对风险发出警告。如果该方法及相关物品被明确、明显地警告存在一定的风险,可能导致人身伤害、未成年人不能独立操作等。然而,短视频平台有义务审查信息,并且可能导致危险的内容在审查之前不能发布。因此,视频和短视频平台的发布者造成了侵权,孩子的父母可以提起侵权诉讼。

近年来,自媒体和短片发展迅速。它背后巨大的流量红利和越来越短的兑现方式使得高流量成为许多媒体人的“黄金标准”。另一方面,年轻人接触互联网时越来越年轻,各种亚文化圈在互联网上自发形成,这也增加了父母监管和互联网监管的难度。2018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就制定《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组织了为期两周的协商论坛。在两周一次的会议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广州台联主席张家集曾说:“未成年人已经是互联网上的“原住民”,相应的父母被称为“互联网移民”。二者之间客观的数字鸿沟可能会进一步加剧代沟。张家集认为,互联网产品提供商比父母、政府等主体拥有天然的技术、信息和行为优势,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已成为大势所趋,但在产业发展过程中,既要考虑企业利益,也要考虑社会问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共青团中央青年权益保护部部长王峰这样描述了青年“网络入侵”的“法律防线”:起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网络保护条例》)的难度。

王峰认为,除了以法律法规的形式为安全“垫底”,更重要的是提供高质量的平台、内容和产品,营造积极的网络环境,让青少年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和接触积极的能源网络信息,拓宽他们的视野和成长空间。

“年轻人对政治参与有很高的热情。新媒体产品可以使年轻人更好地了解CPPCC和国家的民主政治运作,从而更好地参与政治。”王峰在出席CPPCC新媒体产品“如果我是其中一员”的发布仪式时这样说。

“如果我是会员”是该国第一个在线讨论政府事务的新媒体产品。这也是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报、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网(People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Network)的一次尝试,引导网民和青少年参与有序政治,在实践中体验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魅力。通过这个小项目,网民,特别是青少年,可以体验他们作为“虚拟CPPCC成员”的职责履行,学习CPPCC知识,对涉及民生的热点问题进行调查和讨论,反映社会状况和公众意见,并提交虚拟提案。

“我们必须引导年轻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用方法和手段引导问题肯定比“迎合”更难。这也是媒体工作者和各种教育者的基本技能。他们应该在方式方法、知识储备和表达方面缩小与年轻人的距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印刷博物馆馆长孙林宝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时代,对媒体提出了“高要求”。

记者:孙萌萌

编辑:莫愁

审计:周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