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资讯
当前位置:南市资讯>财经>美新一波制裁:海康大华无大恙,AI明星有隐忧

美新一波制裁:海康大华无大恙,AI明星有隐忧

2019-10-26 08:15:43 来源:南市资讯

在全球证券市场上,中国公司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制裁收效甚微,中国人工智能公司将面临更多麻烦。

温|《财经》记者刘秦怡周源

编辑器|标记

10月8日,美国商务部将28家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其中,最受关注的公司是全球安防老大海康威愿景(002415.sz),此外还有安防第二大华控股(002236.sz)和著名的人工智能公司HKUST迅飞(002230.sz)、尚堂科技、师旷科技、易图科技等。美国表示,这28家公司“违反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利益”。

随后,这些公司都发布公告,明确反对美国商务部的行动,并表示将尽快与各方沟通。

在这些公司中,和康威士得到的回应最强烈。在电话沟通会上,贺康伟世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黄方弘提到,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贺康伟世一直积极与美国商务部沟通,但对方从未主动要求了解贺康伟世的业务情况。和康诗还聘请了一组美国人权专家和律师来审查和康诗的商业信息。包括新疆项目在内的律师团队提出了一些改进建议,和康市也开始实施,没有发现违法情况。

“美国政府不关心海康做了什么。它只是利用对海康的制裁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黄方弘说。

这是自今年以来第四批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实体名单的企业。今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子公司列入实体名单。今年6月,包括中国科学曙光(603019.sh)在内的五家芯片和超级计算技术公司加入进来。今年8月,中广核及其四家附属中国公司被列入实体名单。

对实体列名的主要限制包括:对从美国或其他国家进口原产于美国的货物、技术或软件的限制;如果美国商品的价值超过25%,从其他国家进口的商品将受到限制。使用美国原产技术或软件直接生产产品,或使用美国原产技术或软件建造工厂都有限制。

新的实体名单于10月9日生效。受此消息影响,何康伟世和大华的股票于10月8日停牌。针对这一事件,10月9日,海康和大华分别召开了电话会议。两家公司都提到这一事件的影响并不显著。大多数零部件都有替代计划,大量库存已经储存,这可以保证一年的缓冲期。

科大迅飞在早前发布的2019年中期财务报告中也提到,公司的核心技术都来自自主研发,已经有应对极端情况的对策和替代方案。HKUST迅飞给《财经》记者的回复称,2018年,来自美国的收入占0.01%,即使美国扩大制裁,也不会对公司的日常运营产生重大影响。

10月8日,和康尉氏董事长胡扬中在欧洲进行路演。客户对Hekangs列入实体列表的反应不如他预期的强烈。“一整天,我只接到一个欧洲客户的电话,询问这会有什么影响。”胡扬中在10月9日下午的电话沟通会上表示,“之前没有任何企业被国家制裁,一开始大家都会恐慌,但美国已经实施了几轮制裁,大家慢慢发现这并不可怕。”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许多内部人士也表示,由于这些公司在美国市场没有多少业务,这一轮“制裁”的影响不会太大。

在这些公司中,海康和大华在美国有长期业务。大华在电话沟通会上还提到,一些美国客户很紧张。今年5月,大华东美办公室对公众表示,美国市场的收入只占一小部分,2018年4月至5月,大华在美国市场投资资源方面一直持谨慎态度。

大华2018年海外市场收入为85.78亿元,占总收入的36.25%,但没有披露美国市场的具体比例。2018年,海康的年度海外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28.47%,其中美国和加拿大市场占海外业务的20%,约占总收入的6%。

除了美国市场收入之外,人们更加关注“制裁”是否会影响技术和某些零部件的供应。

海康和大华都是老牌安全巨头。根据ihs markit数据,2018年,海康威在全球视频监控设备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连续七年保持在37.94%。大华以17.02%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

业务量很大。这两家公司每年购买大量的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芯片。目前,全球fpga芯片主要由美国公司赛勒斯和英特尔提供。中国的fpga产业刚刚起步。沈健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姚松告诉《财经》,在至少一年的时间里,很难在fpga芯片上找到替代方案。沈剑科技于2018年7月被塞林西收购。

然而,由于美国商务部的频繁行动,许多中国科技公司已经开始提前做准备。大华表示,他们的进货期超过一年。

“虽然海康和大华每年从美国公司购买数百万片fpga芯片,但它们主要是低端fpga芯片,从长远来看可以逐渐转向非美国产品,”一位美国芯片代理商的销售总监告诉《财经》。

胡扬中还提到芯片行业的门槛正在降低。虽然同类供应商之间存在差距,但差距不大。可以找到替代解决方案。如果目前没有替代解决方案,也可以通过调整一些业务线来解决。

不仅如此,他还提到海康的主要利润来自终端设备和软件服务,美国供应商提供的组件比例并不大。因此,“海康的短期收入将受到影响,但对利润的影响很小。”

在此之前,中国在芯片领域一直受到美国的限制。华为为此制定了“备用轮胎”战略。今年5月,华为旗下芯片设计公司华为海斯总裁何廷博表示,海斯的成立最初是为了防止其无法从美国获得先进技术和芯片。

目前,海斯的芯片已经大量出货,海康是其主要客户之一。胡扬中提到,海康已经开始青睐中国供应商,并且更愿意选择中国公司,即使这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然而,华为似乎并不满足于成为海康的上游供应商。华为一再披露其在安全领域的雄心。华为在2012年开始规划安全领域,在2018年发起猛攻,建立了两条安全业务线,并推出了五台相机。今年6月,华为斥资5000万美元收购了莫斯科一家安保企业vocord。

今年9月,华为智能安全产品线总裁段艾国在华为全连接会议上表示,“华为不会退出安全行业,除非它先退出。”

此前,许多证券行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海康已经在证券领域培育多年,其地位难以撼动。然而,随着海康被列入实体名单,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如果华为海斯公司也关闭供应或限制供应,很难预测安全领域的竞争趋势。”一名前海康员工表示。

胡扬中还表示,安全领域的竞争格局将有所改变,但无论美国是否实施制裁,“目前,全球视频监控领域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能超过中国企业。”

除了海康和大华,此次实体名单上还有四家明星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迅飞、上塘科技、师旷科技和伊藤科技。

对这些公司来说,更重要的是底层人工智能技术,比如谷歌底层人工智能技术架构张量流,是否会受到限制。

在人工智能底层技术方面,上塘、师旷和易图都建立了自己的优势。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告诉《财经》,中国的人工智能公司并不特别依赖美国公司。“汤汤、师旷等。都是从人工智能算法开始的。最大的特点是掌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领先人工智能算法。汤汤有自己开发的深入学习平台。”

人工智能算法与深度学习平台的关系就像应用程序与操作系统的关系一样。原则上,任何应用程序都可以在不同的操作系统上修改和运行,ai算法也是如此。目前,有许多开源的深度学习平台可供选择。谷歌tensorflow尚未主宰世界。百度、华为和上塘等中国公司正在开发自己的深度学习平台。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影响。如果人工智能算法的原始作者基于张量流并移植到其他深度学习平台,它可能会失去准确性,需要时间和精力。

“如果人工智能算法的准确度从99%下降到95%甚至更低,它可能会对一些商业应用场景产生致命影响,甚至可能无法使用。”首席科学家说。

尽管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在过去几年中发展迅速,但许多初创公司已经通过美国的开源算法和数据库进行了调整和适应。此外,中国技术人员和科学家也与美国进行了大量的学术交流。这些技术交流是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强大推动力之一。

一旦遇到障碍,长期的技术迭代将受到影响。“短期来看,影响可能不大,但从长期来看,当创新传播到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时,海外科技界的创新速度将会放缓。在技术创新领域,速度至关重要。”一位人工智能行业内部人士告诉《财经》。

尽管这一事件对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和安全领域的短期影响有限,但当它落在一家公司身上时,一些潜在的新问题正在出现。

例如,师旷科技公司正在为首次公开募股做准备。今年8月25日,师旷提交了招股说明书,目前还没有最终结果。许多大赦国际内部人士认为,师旷被列入实体名单将对ipo的进展和后续估值产生一定影响。

此外,尚棠与美国芯片公司高通和英伟达有着密切的合作。高通也是上塘的投资者。这些合作是否会继续还不得而知。

企业生存和发展的核心动力是市场需求。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市场,美国公司和中国公司之间存在着大量的贸易需求,这是政府难以完全消除的。一位在美国许多芯片公司工作了十多年的人告诉《财经》记者,“虽然有障碍,但每个人总能找到规避芯片采购领域限制的方法。”

黄方弘也提到,“如果芯片有限,我们会更换芯片。如果我们不能更换芯片,我们就会更换部件。如果没有,我们将自己制作芯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