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资讯
当前位置:南市资讯>军事>星石投资江晖:锻造华为一样的投资工程师

星石投资江晖:锻造华为一样的投资工程师

2019-11-01 15:00:14 来源:南市资讯

每天财经都是独家的,快关注它。

“我更钦佩任郑飞。任郑飞表示,做好沟通就足够了,而邢实做好了多头股票策略。”谈到未来,江晖的眼睛闪闪发光。

像任郑飞一样,江晖20多年的投资生涯将爱因斯坦的科技精神和专注带到了极致。他于2007年转投私募股权。十多年来,他在资本市场经历了风雨飘摇。那一年的“英雄”要么在创造神话后担任管理职位,要么以其他方式改变他们的职业生涯。只有少数人坚持要做投资经理,但江晖总是“依赖”投资经理的职位来进行无休止的“战斗”。

尽管江晖有自己明亮而清晰的办公室,但他习惯于“霸占”投资和研究领域的一个“无人问津”的小职位。每个交易日,江晖都会和投资团队呆在一起。“不在第一线可太吃亏了!你必须坐在第一线。只做管理,投资肯定不会上升。”江晖坦率地说。

每天早上8: 30,每周例会和每月战略会议,江晖从来没有缺席过,十多年来几乎没有休假。有了这种日常关注,江晖带领斯塔斯通的投资经历了许多轮牛市和熊市,稳稳地跻身于数十亿美元的顶级私募基金之列。

找到“一个潜在的致命打击”

那些擅长战斗的人会从他们的处境中受益。-《史记·孙子兵法》

2007年,刚刚从公开募股基金辞职的江晖,在最疯狂的6000点时黑进了a股的一个空位置。2008年,次贷危机席卷全球。a股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下跌至1664点,跌幅超过72%...江晖对跌宕起伏无动于衷,斯塔斯通的产品也成为当年获得正回报的六大私募股权产品之一。

2015年,《黑天鹅》上映时,斯塔斯通一直在满仓,只做风格调整。在市场调整最剧烈的时候,当时规模超过200亿的明星石材在满仓持续下跌。逆境能真正考验一个人的投资哲学和哲学。尽管来自外部世界的巨大压力,就像七八年前一样,江晖也无动于衷。它只将上半年涨幅最大的成长型股票转为消费类股票。后来的市场也证实了这一选择。

江晖投资的战术选择一直在寻求新的变化,从“1.0版”发展到“2.0版”:从长期逻辑角度来看,股票投资优于持有现金。江晖坚信,消除波动可以实现长期收益。平均来说,即使资金投资在高点,从长远来看,仍然会有很好的回报。从2015年和2017年的最终结果来看,斯塔斯通顶住了压力,团队的投资策略得到了升华。

然而,作为一个耐心的猎人,江晖的策略一直在不懈地寻找外表背后的真正驱动因素:一个盒子被冲压,盒子被移动。运动是结果,这一拳是驱动因素。

“理解驱动因素就是理解这一拳是如何传递的,然后预测拳击运动的方向和程度。不同类型的冲头可以使盒子移动。我们的目标是找到“潜在的致命一击”。他说。

十多年来市场的跌宕起伏也给了斯塔斯通在实践中通过“多层次驾驶员投资法”(multi-level driver investment method)打击“致命一击”的机会。

"公司基本面的驱动因素主要来自三个层面:公司、行业和宏观."江晖通过多年的职业生涯得出结论,多层次驱动因素投资法是一种“优化价值选股行业类别”的配套投资研究体系。在价值股票选择的基础上,根据市场环境的变化和风格的演变进行行业优化和类别优化。投资组合向科学技术、周期和消费的一个方向倾斜,使得所选的好股票适当地集中在好的行业和类别中,从而提高投资组合在不同市场环境中的有效性。

从公司层面来看,价值股的选择是基础。如果我们在公司和行业层面上做好驱动因素的研究,我们将能够选择有价值的股票和优秀的公司。然而,仅仅找到好公司是不够的。也有必要从行业和宏观驱动力研究的角度来判断不同市场环境下行业和类别的优劣。“当行业趋势不好,公司趋势不好或者没有驱动因素时,应该及时更换。即使这家公司以前是一匹白马,也不要迷信。”

在具体操作方面,星石投资研究团队建立了一个涵盖约800只个股的股票池,并密切跟踪包括约150只个股在内的核心股票池。在月度战略会议上,投资研究团队的所有基金经理将共同讨论最近的股票研究结果,对行业和类别进行排序,最后选择最佳行业和类别进行配置。

2014年后,斯塔斯通将专注于类别选择,几乎不再进行职位选择。从长远来看,这个系统是有效的。例如,2016年,斯塔斯通提议从增长转向价值,并将行业和类别转向消费类股。目前,斯塔斯通(Starstone)坚定看好科技成长股,因此行业和类别都适当地集中在科技类股上。

"这套系统的操作程序已经基本完成."江晖说,“然而,细节仍需仔细研究。关键难点在于如何将价值股票选择与行业优化、类别优化的关系结合起来,以及哪个方面应该得到更多的重视。”

目前,定量战略和被动投资拥有越来越广泛的市场。对此,江晖表示:“我们正专注于一项产品和一项战略,其他方向目前不会扩大。即使债券有时表现良好,而量化指标有时表现良好,只要我们做好股票长期策略,我们也不会效仿。”

关于被动投资和主动投资的利弊,江晖坚信,从长远来看,主动投资更好。“我已经工作了20年,20年指数翻了一番。该指数在我1998年进入银行的那天是1500点,现在是2019年的3000点,这是差额的两倍,但基金经理的业绩平均增长了几十倍。因此,长期投资优于积极投资。”

“很多事情都是有利可图的,但是你必须坚持只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击倒泰森。”这是巴菲特的60年原则。

江晖也在利用实践为这一原则添加脚注。

建设投资的“工程师”

当被问及对100名基金经理来说最重要的投资是什么时,他们会得到100个不同的答案,而江晖的答案是“科学”。与任郑飞一样,江晖非常重视研发,并组建了一支庞大的“工程师”和“科学家”投资研究团队。

一个人的投资一半是科学一半是艺术,前江晖也不例外。但是,对于一个拥有大规模管理资金的团队来说,如果一半的投资依赖于团队的直觉,就不可避免地会增加不确定性,投资者无法理解产品的投资逻辑,这对投资者也是非常不利的。为此,江晖致力于将斯塔斯通的投资系统转化为一个类似大型精密机器的系统,将投资转化为机械化、可再生的生产过程,最大限度地减少艺术成分,并将科学成分提高到90%以上。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每个研究人员都是螺丝工人。他们更像投资领域的工程师甚至科学家。

不仅要组织一群有独立想法的人,过滤出艺术元素,并将其转化为科学体系,引导每个人朝着同一个目标出发,还要让每个基金经理和研究员从个人层面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拥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向团队提出不同的意见,防止理解的趋同和创造力的钝化。两者之间的平衡并不容易。关键是创造良好的内部竞争环境,建立良好的考核机制和激励机制。这与生产力直接相关,也是鼓励个人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保证。

星石投资研究团队约有40人,几乎是私募领域最大的投资研究团队之一。然而,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直接从最好的大学招聘的应届毕业生,由邢实本人培训,而不是直接从外部世界招聘的成熟人才。江晖认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保招聘最有潜力的人。

“行市采用自上而下的评估机制。根据基金经理的投资组合,它显示其分配能力范围内的投资范围和资本规模,并定期调整其排名。”他表示,投资和研究团队培训体系的每一步都非常严格,从研究人员到类别基金经理,再到后期全行业基金经理。在评估中,一方面有必要考察基金经理管理的投资组合的收益,另一方面也有必要关注基金经理是否为他人的投资组合赚钱。

江晖说,虽然他的训练相对缓慢,短期内可以发挥有限的作用,但是经过五年的每一批新兵,随着他们的经验逐渐积累,能力逐渐提高,整个团队都有一个一致的目标。后期包含的能量是巨大的,团队将变得越来越有竞争力。

同时,星石对优秀的人才并不吝啬,并为他们提供有竞争力的奖金和股权激励,这也使得团队更加稳定。除了适者生存,核心骨干的更替率几乎为零。

技术增长的未来

在对科技行业和公司的深入调查中,斯塔斯通发现,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批公司,正在逐步领先甚至超越各个行业的顶尖外国公司。这一持续的变化令江晖震惊和兴奋。

2018年底,当市场上的大部分资金仍用于购买白马时,斯塔斯通转向技术成长型股票进行类别轮换。随着今年市场风格开始转变,科技成长股表现出辉煌的业绩,星空传媒的前瞻性布局得到了市场的验证。“一般来说,在许多行业中,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外国公司处于领先地位。然而,目前,第一和第二高端公司有可能是外国公司,然后中端和高端公司都是中国公司。”江晖叹了口气,“我们显然正在超越,而且我们正在迅速超越。我们的市场份额每年都在不断扩大,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非常令人震惊。”

例如,江晖表示:“从通信行业的角度来看,当使用2g和3g时,中国的零部件制造商都是三流企业。当4g被使用时,我们变成了二流企业,高通是第一。现在,从4g到5g,中国已经在这个行业占据领先地位。华为已经成为顶级公司,我们已经成为一流公司。许多其他行业也是如此。我们大大超过了他们。我们的产业正在不断升级。”

从宏观驱动因素来看,早期中国依靠人口红利发展经济。在过去的十五年里,经济增长依赖于产业集中度和商业模式的改善。许多行业已经从几百家公司的竞争模式转变为几十家公司的竞争模式。现在,企业利润逐渐增加,价值型寡头优势凸显。然而,商业模式的改善和竞争格局的变化所带来的驱动力是有限的。

“回顾十年,我认为重要的是科技。我们必须依靠高质量的发展和科技创新来推动经济增长。”江晖表示,过去我们主要生产低附加值的中低端产品,但未来我们将专注于产业升级,专注于中高端产品,以及高附加值和工程师奖金的“抢饭碗”。

此外,斯塔斯通对科技股和成长股未来趋势的肯定也来自于中国未来经济背后的乐观情绪和工程师奖金的坚实基础。

20世纪90年代,江晖从复旦大学毕业时,中国每年只有几十万大学生毕业,但现在这个数字已经达到800万。中间的变化增强了江晖对未来技术增长的信心。

江晖认为,无论从未来工程师的数量还是从我们勤奋的工作来看,我们都有很大的优势。我们的生产力将在未来继续。“这将是一场工业革命,可能在技术上不那么明显,但从各个行业的各个方面来看,高技术产品的质量和性价比将大大提高。”

对于未来市场,江晖认为不利因素已经基本消化,而有利因素正在慢慢积累,市场有持续改善的趋势。技术超越的实现指日可待。

戳!

江苏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