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资讯
当前位置:南市资讯>文化>李欧梵:世界主义的实践者

李欧梵:世界主义的实践者

2019-11-15 10:21:18 来源:南市资讯

作者王德威和李奥·欧凡(右)

李奥·欧凡·李也不老。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现代文学的研究突然兴起。各行各业的学者来了又去。他们有些人一心一意,有些人很优雅。从现实主义到现代主义,从新左派到新自由,从中国研究到后研究,一直不乏噪音。无论人事变动如何,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永远都是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在上海、香港、波士顿和圣彼得堡,面对不同的立场和声音,他总是平静而温柔地倾听着回应,一路上都笑得那么轻。他是学术界的前辈,但他与时俱进,不断更新。他似乎和任何形容词都没有关系,比如年老和健康。

李欧凡是当代学术界罕见的世界主义实践者。他在哈佛大学接受的博士培训是历史,但他的兴趣涵盖了广泛的领域,文学研究者最终将注意力集中在该领域内外。1987年,鲁迅的专集《铁屋中的呐喊》是学术界的一件大事。这本书,与官方声明相反,概述了中国现代文学之父极其复杂的面貌,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早已成为鲁迅研究的经典之一。然而,在他的职业之外,他热衷于西方人文科学,从文学、古典音乐、歌剧到电影和文化现象。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与欧洲有缘,甚至他的名字也透露了出来。更重要的是,面对不断变化的现代世界,他总是以包容的态度观察不同文化的异同,感受历史、政治和人类的脉动。

李奥·欧凡·李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宇宙学家。他不愿意对小说文化和多变的世界事务保持肤浅的审美距离,经常表现出对他人的热爱。他对西方古典音乐的研究就像学习一样。他对电影的热爱曾让他有回去的冲动。他的世界主义也代表了一种政治信仰和选择。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掌管芝加哥大学时,他为自己的同事和学生辩护。那时,芝加哥大学成了海外避难所。可以想象,他在那段时间的努力将成为未来文学史上的一个好故事。许多年后,这些学者有了自己的发展,有些变化甚至发生了变化——李欧凡也是如此。

李欧凡写了大量的中文和英文作品。英语世界的四本特别的书具有开拓性的意义。《中国作家传奇一代》(1973)描写了郁达夫到萧红等作家的歌曲。五四运动后,如哭与停、革命爱情、讨论与叙述。它可读性极强,可以作为欧美学生进入中国现代文学领域的重要指南。《铁屋呐喊》邀请鲁迅走向祭坛,以20世纪30年代的文化政治背景为背景,审视大师做了什么和没做什么,具有历史知识、洞察力和更富同情心的理解。《上海现代》(1999)也是一部著名的作品。该书介绍了上海的殖民习俗和先锋文艺,是当代“上海研究”的重点作品之一。李对这座城市的个人魅力是不言而喻的。《东西方之间:我的香港》(2008)讲述的是李奥·欧凡·李的另一个心爱的城市。它对香港的过去和现在进行了深入而简单的描述,并对此深感欣慰。

按照学院的传统,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在台湾大学接受季夏先生的教育,来到美国后,他接受夏志清先生的私人教育。夏氏兄弟代表的英美人文精神是由他发扬光大的。他谈论鲁迅的方式可以说是与吉安先生的杰作《黑暗之门》(1967)的精彩对话。然而,在哈佛学习时,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也向捷克汉学家普什克学习,普什克的左翼方法和浪漫主义的波西米亚风格,从而获得了中国后裔。蒲松龄在英美汉学界的未来地位必须归功于李欧凡(Lyric and Epic,1981)的特别著作《抒情与史诗》。李欧凡(Leo Oufan Lee)的个人学术风格也体现了东西方兼容的特点。

《世界主义的人文视野》,江苏大学出版社出版,王德威·金骥主编

然而,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应该享受在大学大门内外徘徊的状态。与其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师,他更喜欢拍电影、在电影中表演、写音乐评论和写小说。他很浪漫,渴望成为张爱玲小说《倾城之恋》中的主人公范柳媛的弟子“东方猎人”或李奥·范。像李奥·欧凡·李(Leo Oufan Lee)这样热爱城市文明,对中西文化有着透彻了解的人,应该在环游世界后选择香港作为他们的基地。李欧凡(Leo Oufan Lee)以香港为家,而香港又因为他“爱一座堕落的城市”而有了另一个传奇的篇章。近年来,香港发生了很多事件,李欧凡(Leo Oufan Lee)对这座城市的热爱尤为珍贵。它还凸显了世界主义和民族主义之间的摇摆。

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开始了他的浪漫研究员生涯,他的个人浪漫简历似乎与他的主题有些相似之处。他过去的爱情故事是由他自己讲述的,这让许多读者叹息。幸运的是,经过多年的寻找,突然回头,他心爱的李子玉就在眼前。这两个人的结合颇具传奇色彩,他们也经历过不值得人类去面对的疾病。幸运的是,香港是他们的命运。在环游世界并游览了整个千帆之后,他们在香港定居下来,“过着正常的生活”。

在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80岁生日之际,我们编辑了《世界主义的人文视野》一书,共有李奥·欧凡的朋友、同事和学生撰写的29篇文章,涵盖了他的学术生涯和历史视角。这本书分为六个系列。《铁房子里的呐喊》反映了鲁迅的诗学——尤其是摩罗诗人的邪恶声音——并启发了不同代的学者和学者。五四运动后的喧哗探索了五四运动后文学批评的方向和左右浪漫主义或感伤主义或革命的表现。《上海现代》延续了李欧凡(Leo Oufan Lee)开创性工作的精神,继续探索上海现代性的多重含义。《香港,我的城市》聚焦李欧凡的东方明珠的现在和过去。“跨界对话”突出了声音、图像、文本和其他媒体在不同时间、空间和区域的趋同测试。从比较文学和文化的角度来看,《家外写作》指出了世界主义的基本精神。

李欧凡教授在中国当代文学领域的广博知识、深厚关怀、丰富的人际关系和真诚的探索是首屈一指的。我们想用这本书向李奥·欧凡教授致敬,并希望在他给我们的启示基础上继续探索世界文学中的中国文学。李奥·欧凡(Leo Oufan Lee)也不老,因为在宇宙学家眼中,没有一次性的限制,而是对知识和生活的无限沉思和追求。

新疆11选5 上海快三 云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