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资讯
当前位置:南市资讯>娱乐>游戏王克制电子流卡组-特工日益超级英雄化的今天,我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特工电影

游戏王克制电子流卡组-特工日益超级英雄化的今天,我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特工电影

2020-01-10 08:19:36 来源:南市资讯

游戏王克制电子流卡组-特工日益超级英雄化的今天,我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特工电影

游戏王克制电子流卡组,在特工片日趋超级英雄化的今天,有一部特殊的特工片让人大呼过瘾。

名字极酷——

《特工》

豆瓣7.8分。

然而,在韩国门户网站naver上,《特工》的观众评分高达7.86分。

《特工》没有太多燃炸天的动作场面,没有一个重要角色在镜头前倒下,然而却比那些燃片另有一种好看。

本片在韩国上映后,不但在票房上击败了《与神同行2》,而且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叫好又叫座。

在第71届坎城影展首映中,全场起立鼓掌长达3分钟,在23届釜山影展赢得7项大奖项提名。

电影号称改编自真实故事,故事中的原型人物就是他——朴采书,这是他加入国家情报院前在军队升少校前的照片。

朴皙映(黄政民 饰,原型为朴采书),前韩国陆军少校,1992年1月,在韩国安企部内部人员的提议下,开始从事特工工作。

为洗白身份,他每天喝酒,出入赌博场所,以做生意为名借遍朋友的钱,最终变为信用不良者。此时,他的代号是"黑金星",这是他的第一个任务。

他是1992年最早得知研制出两枚低级别核弹头的几个人之一。

第二个任务,就是将核物理教授控制并策反。

为了接触到最核心的机密,掌握核武器的动向,朴皙映必须寻找一个可以接触最高领导人的人,他们确定了目标人物李明云(李星明 饰)。

此时,很多韩安全部要员都惨遭不明原因绑架或杀害。黑金星必须从表情、衣着、行动上协调一致,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生意人,才能确保自身安全。

身为韩国特工的朴皙映到底如何抉择?

高层的命令和家国情怀中他会选择哪一个?悬念留给你。

作为一部特工向电影,《特工》中,枪战、动作、追车、爆炸等元素并不多见,而着力于电影文本,用平稳而又朴实的叙事风格,将一个精致完整的特工故事娓娓道来。

它甚至大胆地舍去了一般谍战电影中尔虞我诈、波谲云诡,少了许多商业片套路化的娱乐性操作,用平实的镜头语言和一语道破的剧情走向,展示出了“真实事件改编”的魅力。

《特工》每一个布景,每一个道具,都极其用心,充满了亚洲电影不常有的质感。

在电影中,我们随处可以看到九十年代亚洲三座城市的风貌——北京,平壤和首尔。

北京的外景并非在北京取景,但熟悉的味道满满。

就连一闪而过的水果摊上的纸箱子,也经得起考验。

朝鲜的难度就更大了。用导演尹钟彬的话说,他通过很多不为人知的渠道拍出了平壤的世相。

没有动作戏份和枪战爆炸,就一定没有谍战片的张力?

恰恰相反,《特工》的剧情张力,融合在圆融自洽的剧情细节中,反而更加抓人,更加揪心。

第二次和李明云见面的时候,黑金星需要录音,那是个录音机的时代,时当然没有录音笔和芯片录音设备,用的是磁带。

怎么用?把空磁带拨回到开头,按下开关,录音开始,绑在自己的袜子筒上。

磁带不像芯片一样可以无声录音,当磁带跑完,录音停止,会伴随着录音键弹出的“咔嚓”声。

这一声,有可能要命。

这也是黑金星在厕所调试录音设备时反复看表的原因,他要记住最准确的时间,然后随机应变,不能让身旁的人听到。

他全程保持翘着二郎腿,让胳膊能够到脚腕的磁带,其次,他必须时刻保持表面朝上,不然无法精确把握时间。

时间将到,他主动起身添酒,然后碰到桌上的盘子,在盘子转动时,磁带弹出,自己再次按下。

虽然是普通的二元对立场景,但足以让观众的心提到嗓子眼,在为黑金星聪明鼓掌的同时,也为他捏一把汗。

同样场景的设置,出现在片末安装窃听器的桥段中。

拧螺丝,装窃听器等操作完毕后,李明云改变主意突然回来了,此时黑金星手一抖,掉了一颗螺丝。

这其实是导演故意给出的诱饵,当观众注意力都在这颗螺丝上时,黑金星却悄咪咪把窃听器,放进沙发垫的侧缝里。

生怕这个细节被忽视掉,导演在之后的戏份中,还专门给窃听器一个特写,可以说很贴心了。

黑金星被催眠审问,观众都听到了那句“大韩民国情报司令部”。

之后在船上,就有一段处决戏,旁边一边放着审问录音,郑武泰一边掏枪准备处决黑金星。

装子弹,枪抵额头,扳机都扣动了。

结果这又是一次警告,因为录音后边的话是这样——

怎么样,有没有一种被导演套路的愤慨,同时又有被智商碾压进而愚弄的快感?

这些正是《特工》吸引人的地方。

比起《碟中谍》中拯救了6次地球的伊森·亨特,或者《谍影重重》中不断躲避追杀的杰森·伯恩,朴皙映是凡人,整部电影下来,他未开一枪,未杀一人,甚至一直唯唯诺诺,没个特工样儿。

但他,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特工都要有力量。

当今的特工电影正在从007走向漫威式英雄的趋势,拯救世界只有刺激没有逻辑。

但这些缺失的东西,《特工》中恰恰都有。

《特工》中有两个特工:朴皙映和李明云。

朴皙映和李明云本质上是同一类人:他们都抛弃妻子,随时能为自己的国家献出一切。

但同时,两个人的选择的转变,“叛变”的契机,却又出奇的一致——

所以他们合力阻止这场阴谋。

这种道德冲击和世俗阻力下的选择,才让两位“特工”的形象丰满立体起来。

这选择,关乎的是人性,是道德,是民族,是生存。

经过这种选择,我们也才能真正感受到,一个凡人要成为一个英雄的痛苦和两难。

影片最后,在两人共同的努力下,2005年,韩国的李孝利和朝鲜的赵明爱共同为三星手机拍摄了一只广告。

李孝利的那句“姐姐一路辛苦了”,意味深长。

聚光灯之后,两位真正的斗士才互相致意。方式,也仅仅是展示了一下他们互赠的信物(一只高仿劳力士和一个领带夹)。

最终,朴皙映因为违法,被迫入狱六年,不论和与战,他都是罪人。

好在历史是个神奇的东西,

它始终会让人铭记,谁才是真正的英雄。

(洋洋)